国联资源网 |

浙江虐童教师

虐童事件相关

浙江虐童教师事件

在温岭城西街道蓝孔雀幼儿园,年轻女教师揪住小男孩的两只耳朵猛向上提,小男孩的全身都被提起,双脚距离地面有20厘米。10月24日,这样一张照片在微博上被广泛转载。当天,颜艳红因涉嫌寻衅滋事罪,被刑事拘留;另一名参与拍照的女教师,因寻衅滋事被行政拘留7天。

浙江虐童教师事件最新报道

浙江虐童教师背景折射

虐童事件

虐童事件:明打暗扎屡见不鲜
虐童事件

颜艳红的前车之鉴其实并不远。就在她被曝光前不久,山西太原刚刚发生过一起幼儿园老师对孩子大打出手的恶性事件。10月15日下午4点,太原市蓝天蒙特梭利幼儿园,一位5岁女孩,因为不会做一道数学计算题,算不出十加一等于几,被老师李竹青连续搧了几十个耳光。鼻青脸肿的女孩的家长很快找上门来,通过调出幼儿园的监控录像,发现在4点到4点10分期间,坐在女孩左侧、身穿红衣服的李竹青左右开弓,正反手兼用,连续向女孩脸上搧去,短短10分钟,总共打了女孩70个耳光。几天后,这段视频在网络被疯狂点击,有大专学历、毕业于幼师专业的李竹青,这个同样为“90后”的女老师也在瞬间被网民的唾沫淹没,但显然,她的教训并没有让后来肆无忌惮对孩子下狠手的同行记住。这样明目张胆地虐童的事实上在媒体曝光中也并不少见。

虐童事件频发 问题出在哪里?
虐童事件

幼师虐童事件已非孤案,而成了一种比较常见的现象。这种现象,令人恐惧而震惊。对此,我们不得不追问,虐童事件一再发生,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?从表面看,问题出在“凶手”幼儿园老师身上。是啊,正因为她们品质恶劣心理变态,才做出如此丧心病狂的举动,给孩子带来巨大灾难。但问题在于,如此恶劣之人,为何能够成为幼儿园老师呢?再往深处追究,问题也出在监管部门的身上。毕竟,作为监管部门,有责任对幼儿园进行管理与监督。但就算监管到位,谁又能保证在无人的角落里,某个教师不会再次干出伤天害理的事情呢?也许有人会说,法律的缺失,同样也给虐童事件留下了可乘之机。此话不假,但就算法律再全面再严明,所起的只是事后的惩戒作用;而要想杜绝虐童事件,最需要的还是事前的预防。而在笔者看来,根本原因还在于政府对学前教育投入的严重不足。

虐童事件,重要的不仅是立法
虐童事件

在最轻微的斥责与最残忍的暴力两个极端之间,虐童罪更多更迫切的指向是无限靠近轻微这一端。浙江温岭幼儿教师颜某虐童一事引发社会关注。结合近年来多起幼师虐童事件,法律界人士呼吁,我国刑法应当尽快增设独立的虐待儿童罪罪名,放宽虐待儿童的入罪标准,将没有造成死伤但是性质恶劣的虐童行为予以犯罪化。如家庭暴力入法之难,什么是“暴力”如何鉴定?有家庭暴力后谁来作证举报?虐童一定程度上就像是另一个家暴,只是承担暴力的对象不同。每每谈到虐童问题之际,许多人都会援引美国的案例来说事,以力证虐童罪的设立是多么必要。可必须看到的是,美国虐童规则行之有效的依靠是什么?当一名警察看到儿童被单独留在轿车内会立马警惕起来,当一名老师看到学生身上有瘀伤会询问会报警,这种会被许多人视之为异域奇闻的事例,恐怕并不是颁布一套法律就能实现的。

虐童事件 专家:预防和保护更为重要
虐童事件

三五岁的孩子受到伤害,到真正能够表现出影响可能在10多年以后,所以受伤害程度很难量化。就算是十几年以后,量化之前伤害造成的影响也是个难题。因为孩子受到伤害,无论是心理上还是身体上,大家的最终的目是怎样把孩子的伤害降到最小,发挥家庭、学校、心理咨询、法律援助群体等各方力量,为孩子今后的成长提供最有利的帮助,这是最重要的。在故意伤害罪里有一个精神伤害的认定,但是要达到如精神分裂等入罪标准,这是要经过鉴定的,而且要能断定孩子的精神鉴定,与老师的行为有直接的因果关系,这方面须有一个伤情鉴定,这个能被认定的话,就可以追究施害者刑事责任的。法律在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方面的规定,是以物质损害为基础的,对于孩子心理康复的花销,到底是一个物质损害还是其他损害,能否作为民事索赔事项,还有待于今后的研究。

虐童事件外在因素

温岭虐童女教师内心扭曲 尚未发现有精神问题
虐童事件外在因素

温岭女幼师虐童事件并没有画上句号。自从被刑拘后,外界一直没有颜艳红的消息,当地警方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会按相关工作程序处理,他表示,颜艳红的情绪还算稳定。另外,有媒体记者从浙江省台州温岭市公安局了解到,女教师颜艳红虐童案嫌疑人已被报请批准逮捕。记者从浙江省台州温岭市公安局了解到,女教师颜艳红虐童案嫌疑人已被报请批准逮捕,温岭市人民检察院尚未作出批准逮捕决定。目前,警方尚未发现涉案女教师颜某有什么精神问题,也尚未接到当事人家属提出的精神鉴定的申请。在温岭城西街道蓝孔雀幼儿园,年轻女教师揪住小男孩的两只耳朵猛向上提,小男孩的全身都被提起,双脚距离地面有20厘米。10月24日,这样一张照片在微博上被广泛转载。当天,颜艳红因涉嫌寻衅滋事罪,被刑事拘留;另一名参与拍照的女教师,因寻衅滋事被行政拘留7天。浙江省律协刑事专业委员会主任徐宗新介绍,虐待罪针对的是家庭成员,故意伤害罪的立案条件是要构成轻伤,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对该幼师采取刑事强制措施,在法律适用上没有问题,但具体的定罪量刑还要依据查证的事实才能进一步处理。

失恋+低薪+恨嫁 虐童可能与感情受挫有关
虐童事件外在因素

颜艳红父母已经快60岁了,都是温岭新河镇横塘头村老实巴交的农民。出事后,二人蒙了,他们说,颜艳红从小就很听话,很少出去玩,朋友也不多,对家里亲戚都很好。颜艳红常说工作累,赚得少,但家里祖祖辈辈都是农民,能出来个幼师也是一件骄傲事,父亲常劝女儿,找份工作不容易,好好干。颜艳红的一位同村中学同学不相信她能干出这种事来。在她的印象中,有个毛毛虫落到她身上都能把她吓得半死。她爱看韩剧,最爱看的韩剧是《对不起我爱你》,哭得不行,每次都能用掉一包纸巾。而一位参加了当时面试的老师说,她对颜艳红的印象是:仪表良好,语言表达、专业知识都很不错。对于颜艳红的工作,她评价说,颜艳红最初工作很努力,做教具做到很晚,后来变得不好不坏,有点混日子的感觉。是什么打消了她的工作积极性?也许是低收入。颜艳红在幼儿园工作了两年多,月薪也只有1000多元。她表示不喜欢自己的工作,赚得少,要求又严格,不做一辈子,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,嫁个有钱人,就不用在这受气了。颜艳红是个“豹纹控”,可是因为没钱,只能到淘宝买便宜货,不过,每次网购她都给卖家好评,即便她对寄来的商品不是十分满意,理由是人家开网店不容易。有朋友猜测说,颜艳红的变化可能与感情受挫有关。曾有人看到下班有一辆车来接她,后来,车不见了,她整个人都变得情绪低落,似乎看什么都不顺眼。还有人发现她抽烟,喝酒。而颜艳红的微博和QQ空间的内容似乎佐证了这种猜测,她写道:“他对我不好,我就要发泄!”“他不爱我,烦死了!”而去年11月4日,她写下:“对某些人的火,全发泄在学生们身上,烦!”